My JSP 'index.jsp' starting page
新闻动态

2005年全球开放获取事业回顾

 

时间: 2008年08月08日 来源:图林中文驿站
 
    2005年全球开放获取事业回顾
    1、“大学支持开放获取”年
    2005年是各大学支持开放获取活动的一年。我们看到,2005年主要的开放获取政策或措施来自(按字母排序)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印第安娜大学-普度大学、兰德大学、俄勒冈州大学、比勒费尔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堪萨斯大学、北卡罗莱纳大学、以及威斯康辛大学。2005年以前,昆士兰技术大学、Minho大学以及南安普敦大学ECS系都在独自强制性地实行其机构内的研究成果的开放获取,但在2005年他们由CERN和苏黎世大学联合起来,合作实行开放获取。Eprints机构自存储政策登记系统中现在有17个机构实行强有力地自存储政策,大多数机构是2005年柏林第三次开放获取会议后加入的。英国罗素集团(Russell Group)的19个主要的研究型大学6月签署了开放获取宣言,3个月后,所有的英国研究机构也通过英国大学联合体(Universities UK)签署了开放获取宣言。
    2、“资助机构开放获取政策过渡”年
    2005年是资助机构开放获取政策由计划过渡到实践的一年。NIH的政策自2005年5月2日起正式生效。惠康基金会的政策自2005年10月1日起正式生效。RCUK的政策将到2006年后才可能生效,但已经公布草案,征求公众意见,并在2005年进行了修订。2004年,OECD建议对公共资助的研究数据实行公开获取,2005年这一建议扩展到对研究文献的公开获取。
    大学和资助机构的开放获取政策放在一起似乎比分开来的作用更加重要。因为论文作者提出了开放获取,机构在启发、帮助、或推动论文作者觉醒和意识到他们的利益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回顾起来,我们看到,这些工作来自科研机构和科研资助机构,这两个机构在影响论文作者的决定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样重要的是愿意遵守强制性开放获取的要求的科研人员的比例,根据2005年5月Key Perspectives的报告,2005年81%的论文作者参与遵守强制性的开放获取要求,比上一年增长了10个百分点。
    3、“作者积极参与开放获取”年
    那么,当我们看到论文作者的开放获取知识和参与开放获取的行动在增加时也不会觉得惊奇了。在Key Perspectives的报告中,Alma Swan和Sheridan Brown发现在开放获取机构知识库中自存储的比率比2004年的调查翻了一番,在开放获取学科知识库中自存储的比率增长了60%。CIBER研究团队也发现去年参与开放获取的活动有所增加。认为他们对开放获取了解一点的论文作者比2004年增长了10个百分点,而对开放获取一无所知的论文作者的比率下跌了25个百分点。已经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过文章的论文者的比率增长了11个百分点,增长到29%。
    4、自存储不会影响期刊的发展
    开放获取的自存储仍使某些出版商感到担心,这些出版商害怕开放获取自存储将会破坏期刊的订购。然而,目前为止,出版商还不能提出证实他们的担忧的证据。2005年里,我们看到强有力的反证据,自存储既不会危害也不会有助于期刊的发展。如果开放获取自存储破坏了期刊的订购,产生的影响将可能最先或最多地在物理学领域反映出来,因为该领域的开放获取自存储最为广泛并且历史最长。但在Key Perspectives5月的报告美国物理学会(APS)和物理出版公司(IOPP)都无法证实arXiv存在的14年间给期刊订购带来的任何损失,这一证据鼓励了论文作者将论文的预印本存储在arXiv中。1999年,APS帮助arXiv在Brookhaven国家实验室建立了镜像站点,2005年IOPP建立了arXiv镜像站点。担心开放获取自存储但比APS和IOPP的出版经验少的出版商,如果想要证明开放获取自存储对期刊订购有害,需要找到更有力的证据,特别是如果他们想要阻止资助机构提出的强制性自存储的实验,就要找到更多的证据。
    5、“开放获取期刊发展加速”年
    2005年开放获取期刊发展速度加快。PLoS在2005年创办了更多的新期刊(3种,2004年为2种)。Hindawi创办或转化了更多的开放获取期刊,步入了与PLoS和BMC相提并论的开放获取出版的引领位置。我没有去计算2005年由订购型期刊转化为开放获取期刊的数量,但至少有十几种期刊,而这一数量至少是以前几年所有的转化为开放获取期刊的数量的总和。作者选择的开放获取模式在2005年收获颇丰:Blackwell在2月提出Online Open、Oxford5月提出Oxford Open、Springer在10月巩固了现有的Open Choice模式。12月,这三家出版商与惠康基金会达成协议,对于要发表的由惠康基金会资助的研究成果立即开放获取。Springer甚至设立了新的职位——开放获取总监,聘请前BMC的Jan Velterop出任该职位。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Author Select 项目2004年发布,2005年10月正式出版第一篇开放获取论文。完全或部分关注开放获取期刊的出版商的数量在疾速增加。有的出版商规模很小,但它们的出现是开放获取繁荣的标志之一。除了BMC、PLoS、Hindawi,开放获取出版商还有(按字母排序):ADHO、Allied Academies、Bepress、Copernicus、DiPP、ElectraPress、Flying Publisher、HSRC Press、ICAAP、Internet Scientific Publications、JMIR、Libertas Academica、Library Publishing Media、MedRounds Publications、MedKnow Publications、ODINPubAfrica以及Petroleum Journals Online。如果查看Highwire,还会有很多开放获取的出版商。
    2005年BMC和PLoS获得了很好的影响因子;5种BMC的期刊在其领域中位于前5位,PLoS Biology在第1年的影响因子为13.9,是所在领域的第1名。BMC和PLoS期刊的高影响因子反映出为了获得高影响力和高权威性,期刊不需要采取订购模式或要求作者转让版权。
    6、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强制性开放获取草案出台
    2005年是公共资助的研究明确地强制性开放获取的草案条约出台的第一年。医学研究与发展条约(Medic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Treaty)在2月份提交到世界卫生组织,知识(A2K)获取条件草案(draft of the Access to Knowledge Treaty)在5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展计划中公布。而2005年以前,只有类似的草案只有2004年出台的OECD关于研究数据开放获取的部级协议,以及2003年公布的WSIS第一阶段会议的文档。如果继续长时间地关注开放获取的相关国际协议,会发现协议的数量将越来越多、越来越专业、范围越来越广泛。
    7、“科学数据的开放获取”年
    2005年还是科学数据开放获取的一个大年。其中很积极的一个举措是临床药物试验数据的开放获取。2004年医学期刊编辑国际委员会(ICMJ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Medical Journal Editors)首次将出版的关于临床试验的文章中的临床试验数据实行开放获取,但2005年该组织再次巩固并明确了这一要求。2005年初,参议员Grassley和Dodd提出FACT法案(Fair Access to Clinical Trials Act),12月,参议员Lieberman又提出CURES法案,这两个法案都与强制性开放获取临床试验的数据有关。PLoS Clinical Trials期刊首次开始征稿。除了临床试验,更多的期刊如Nature目前都在要求将出版的论文的数据实行开放获取(值得注意的是,Nature和ICMJE期刊都不是开放获取期刊,对这两种期刊来说,强制性实行数据的开放获取是出版商做出的巨大让步,即使出版商也有他们自己的底线)。同时,新建了许多开放获取知识库,2005年是地理空间数据开放获取的一年。Electronic Geophysical Year发表“地理科学信息共用”宣言(Declaration for a Geoscience Information Commons),开放知识基金会网络(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Network)发表了号召将“国家收集的地理空间数据开放获取”的声明(Open Access to State-Collected Geospatial Data)。如Google Earth这样的开放获取地理空间工具在Katrina台风和Pakistan地震之后为人们提供了相关资料上的帮助,而且使担心被自动侦察的国家提高了安全警报。在基因研究方面,HapMap是自人类基因组计划后最大的开放获取突破。
    8、商业行为试图封杀开放获取未果
    2005年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利益驱动(Profit-seeking或surplus-seeking)的商业行为,要求政府停止对公共资助的信息的公开获取。这种要求是从纳税人处获利,或者说一种纳税人两次支付费用来保证赢利机构的收入。为了支持这种要求,这些组织提出从政府那里获得免费的信息是一种不公平竞争,他们想要的是一个自由的市场。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化学学会试图使NIH负责运作的开放获取知识库PubChem关闭。国会否决了ACS的要求,并继续资助PubChem,现在ACS与NIH各自运作的数据库是共存的。AccuWeather也与ACS有着类似的行为,要求重新包装并向公众出售政府搜集的气象数据,而没有来自国家气象服务(National Weather Service)的“竞争”。AccuWeather甚至贿赂参议员Rick Santorum(R-PA)向国会提交议案,保证公司的收入不因政府的气象信息开放获取而受到损失。但我可以很高兴地告诉大家,Santorum的议案并没有在任何地方出现。你可以批评这些花言巧语的要求在本质上是有害的、不诚实的,但是你无法避免它的存在。2002年,出版者商业协会(软件与信息产业协会)成功地利用类似的方法说服国会封杀了PubScience,如果我们不加以注意,可能还会以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9、Wiki涉足开放获取
    2005年,开放获取的项目放到了wikis上,更便于收集、组织和共享有关的项目信息。Ari Friedman在6月份建立了他自己的自存储wiki,Arthur Sale在11月建立了他的AuseAccess(知识库,澳大利亚)。通过wikis来研究的单独的开放获取项目(并非所有的都向公众公开)包括DigiWiki、DSpace、NDLTD、Ockham、Open Source Anthropology、Science Commons、the University of Maine Commons、Wex、Wikibooks、 Wikilaw、以及WSIS Scientific Information Working Group。Open Business wiki收集开放内容的经济模式,也包括一些开放获取项目。
    我们也看到wikis的变异发展,这些wikis与传统的wikis具有显著不同的特征(传统的wikis中任何人都有权修改wikis上的内容)。Wex只有那些授权的用户才能够修改,Digital Universe将允许任何人修改wikis,但需要经过专家的审核才能够实现最终的修改。维基百科(Wikipedia)正在采取多种措施减少标题抓取方面的错误,这些措施包括:使用稳定的版本、不允许非注册用户创建新页面、在高访问量的页面中引入时滞功能。开放获取不完全依赖于类似于wiki这样的编辑方式以及同行评议的自由程度。但是wikis与严格同行评议(传统的或创新的)的控制结合的越深,它们越可能成为学术信息开放获取的重要工具。
    10、联机学术信息社会索引(social indexing for online scholarship)
    2005年,我们还看到联机学术信息社会索引(social indexing for online scholarship)的兴起(social bookmarking, social tagging, folksonomies)。这一趋势是从del.icio.us以及Flickr的服务开始的,这些服务不是专门的学术服务,但他们的出现迅速地促使两大主流网络学术著作共享标签CiteULike和Connotea的兴起。与Folksonomy标签服务的其它用途相比,它最适合于在开放获取的内容上,Folksonomy提供了搜索引擎索引不能够提供的索引层级,不需要出版者支付任何成本,它利用集体的才智,甚至它可以与语义网络进行整合。因此,联机学术信息社会索引的出现对于降低开放获取文献的成本,提高其影响力具有重要的意义。
    11、开放获取图书大规模问世
    对开放获取的讨论得益于期刊、网络讨论组、网站、以及网志的动态报道。实际上,有关开放获取的第一本印本书可能是《Okerson and O’Donnell’s》,是Stevan Harnad提出关于开放获取自存储的颠覆性的提议,以及由此引发的讨论组中的讨论文章的文集。但在该文集问世后的10年里,有关讨论开放获取的书就再也很少见了。然而,2005年,有关开放获取的图书大规模问世。John Willinsky出版了《获取原则》(The Access Principle)(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Francis Andrew出版了Libre access aux saviors(Futuribles)。Chandos, Middlebury, CLACSO出版了关于开放获取的文集。Polimetrica策划了关于开放获取的系列丛书。我们还看到了诸多宏篇巨帙般的研究:Key Perspectives对作者开放获取态度的研究,Kaufman-Wills对开放获取期刊的研究报告,以及美国国家科学院对科研数据开放获取的更多的研究成果。
    12、开放获取面临的障碍
    无知和误解也是开放获取面临的障碍。“强制性地将作品存储在开放获取知识库内的做法就是强制性地将作品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上”是至少最近两年里对开放获取最主要的误解。我们需要一个名称来描述这一误解,有时候人们的误解是认为强制性地将作品存储在开放获取知识库中是强制性地淘汰、排斥订购型期刊而支持开放获取期刊,我们将此称之为“Journal-Archive Mixup(JAM)”。2004年,大多数出版商认为NIH的公共获取政策是一种JAM的行为,但这种观点已经在不断地被开放获取的实施者和NIH本身所纠正。但每过一段时期就应该注意解释有关JAM的误解,但开放获取运动的参与者们只是暂时性地中止了这一误解,并未从根本上消除JAM的误解。2005年JAM的误解再次出现,激起了人们(特别是已经从开放获取存储中感受到益处的人们)的担心和恐慌。2005年,JAM对许多期刊出版者、英国科学与发明部副部长(一位前些年批评并纠正对JAM的误解的先锋之一)、国会的某些议员、以及英国皇家学会的领导者们产生了影响。之所以存在JAM的误解,是由于阅读不仔细的问题,即使这关系到利益和战略。但幸运的是,大多数对JAM有误解的人不需要阅读详细的文档去理解、并决定他们是否值得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文章。不幸的是,他们确实需要阅读相关的政策(比如RCUK草案的简本)去理解并决定他们是否值得采纳并执行这一政策。
    13、图书扫描和数字化
    毫无疑问,2005年是图书扫描和数字化的一年。实际上,即使与开放获取无关,有关图书扫描的新闻已经铺天盖地,淹没了开放获取的新闻,使许多人以为图书扫描确实是与开放获取有关的。使用Google搜索,以此为标题的项目比其它项目的总和还多。2005年其它的大型项目有开放内容联盟(Open Content Alliance,包括Internet Archive, Yahoo, Microsoft),EU(i2010数字图书馆项目),美国国会图书馆、亚马逊的百万图书项目,以及个别的图书出版商的私立的扫描项目。总之,这些项目关注于各种信息索引的价值、对合理使用的困惑、免费联机全文文献增加了印本的网络销售的现象(至少对某几类书情况如此)、以及对保护公共领域防止受到侵犯和缩小的迫切要求等方面。这些项目使读者开始幻想对世界上所有的图书免费的在线检索,而这是一件连批评家们都不得不承认对学术和教育有巨大益处的事情。这些项目使律师们不得不承认版权法还没有针对未经允许而复制全文这种行为做出恰当的分类,而是只适用的于合理使用的情况。这些项目将作者们划分成两部分:认为Google snippets是毫无价值的免费宣传的作者,以及认为Google威胁到其利益和对作品的控制的作者。这些项目还将出版商划分成同样的两个群体。这些项目迫使开放获取先锋们不得不承认免费联机的图书检索、甚至免费联机的图书阅览可能100%的比期刊的开放获取进程更快。这些项目还将文献的获取带入了一个更为广阔的范围之中,而不只局限于开放获取倡导的同行评议的期刊。如果仍然有人认为因特网上充满了垃圾、色情文学、毛头孩子的胡言乱语,这些图书扫描项目最终会使他们哑口无言。
    对Google的图书扫描项目存在两个较大的误解,一是Google的跳出图书馆(opt-out Library)项目与跳入出版业(opt-in Publisher)项目是一样的;二是Google图书馆项目有可能将索引中提到的尚有版权的图书重印或再版。
    14、教科书价格危机与开放获取
    继期刊价格危机之后,教科书的价格危机也开始波及到越来越多的大学、政策制定者和各种组织机构。将教科书开放获取的多个计划方案出台,包手BookPower, California Open Source Textbook Project, CommonText, Free High School Science Texts, Libertas Academica, Medical Approaches, MedRounds Publications, next\text, Open Textbook Project, Potto Project, 以及Wikibooks。Textbook Revolution的项目网站中甚至设有可检索的入口。教科书的作者们通常希望获得版税,这可能是现有的教科书转化成开放获取的原因。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一些新出版的教科书一出版就是开放获取的,这是具有新观念的新一代作者努力的结果。
    15、“开放获取”使用面扩大
    “开放获取”这一术语现在开始扩展到学术界之外,不止限于原本使用的本义。人们可以从某一个角度来系统地检索开放获取的新进展。而在大约5年前,开放获取的新闻是很难找到的。开放获取的新进展很少,有关开放获取的报告、或详细的新闻报道就更难找了,并且没有统一的术语可供检索时使用。自从2002年BOAI推广了“开放获取”这一术语,检索开放获取变得容易很多。但从2005年开始,检索开放获取有关的新闻再次变得很难,或者说至少检索起来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筛选正确的结果。原因之一是“开放获取”这一术语已经被其它行业所借用,比如电力电网与电视电缆的交互、WIFI(基于IEEE802.11b标准的无线局域网)热点、甚至医生预约的时间表编排的新方法中都用到“开放获取”这一术语。但另一原因却与我们开放获取运动的成功直接相关。有越来越多的文章讨论和推荐开放获取,越来越多的人讨论和推荐开放获取的文章本身是开放获取的。而5年以前,要找到有关开放获取新进展的文章意味着要阅读多于真正的相关检索结果20-30倍的文章。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一比率下降到2-3倍,但现在这一比率又增加至4-5倍。
    编译自:Peter Suber. SPARC Open Access Newsletter.1/2/06.[2006-3-7].
Insert title here
中国科技论文在线 版权所有
在线首页 | 在线简介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京ICP备05083805号 |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1080066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 技术支持:赛尔网络有限公司